2017年7月13日 星期四

和平奬得主劉曉波先生終在受盡中共折磨後離開我們

哀......和平奬得主劉曉波先生離世......

他的死亡雖已是意料中事,可驀然得知心中仍有說不出的哀傷、震驚......
對先生的逝去有難以形容的不捨,
對中共的邪惡有無以名狀的痛恨。
那不捨是我自二零一二年勞思光先生重歸道山以來所未有。

那個自謂何等強大,已然復興的泱泱大國。居然如斯害怕一位文弱的和平奬得主,不惜要把他收監折磨,復軟禁其妻子,可恥乎?可悲乎?

對中共政權的統治仍存在絲毫幻想嗎?在下想劉曉波的死正好宣告這幻想的破滅!假若一個人只是平和地、理性地在憲法規定的範圍內爭取政權的開明轉變,仍落得如斯下場。有人可以告訴在下這政權的正當性何在?在中共的治下公義仍有得以申張的機會嗎?二十多年來斷斷續續受到迫害,不在獄中仍得受盡各式軟禁監控,縱使這樣在最後的自白書裏,劉曉波先生卻沒有惡言相向,只是盼望自己作為最後一位文字獄的犧牲者......可惜.....作為最後一位文字獄犧牲者的願望——在中共政權——將無可能成真。從長春圍城戰、反右運動、文化大革命到710大抓捕......數以千萬計的生靈已為中共迫害致死,歷史只會不斷重演,中共治下,文字獄、良心犯也將陸續而來,永無止盡......自由、理性的中國何時到來,在下目前想望不到,但可以肯定的是,這理想的中國在中共治下永不達就。

現在擔心劉霞情況,擔心中共如何對她

訃告及留言、簽名:
http://www.saveliuxiaobo.com/2017/07/blog-post_13.html


2017年7月9日 星期日

釋放劉曉波

Petition of Urgent Appeal for Unconditional Release of Liu Xiaobo
https://www.change.org/p/xi-jinping-urgent-appeal-for-unconditional-release-of-liu-xiaobo?recruiter=299085633&utm_source=share_petition&utm_medium=copylink&utm_campaign=share_petition

您的眼中雖沒有敵人,
我的心裏卻充滿義憤。
可恨那自謂帶領民族復興的黨,
明目張膽地殘害忠良,
恬不知恥地混淆黨國。
而今看到那赤誠報國者的下場,
教人情何以堪......

2017年6月8日 星期四

八九六四,二十八年。


謹以清水祭祀當時受害者



不覺已二十八年,近年頗有一些論調以為重視本土身份當與悼念六四、聲援中國民主等切割。

但在下則認為價值判斷所具的普遍性與身份的特殊性並非同一層面的問題。 這正如在下不必是日本人方能替三一一大地震的受災者感到難過;同樣道理,在下也不必先作為猶太人才能對二戰時納粹屠殺猶太人感到憤憤不平。

對普遍性與特殊性的這種理解在下也是近年閱讀勞思光先生《文化哲學講演錄》方有深入一點的反思。

2017年5月30日 星期二

未圓湖旁的勞先生銅像

到中大未圓湖看看剛立於湖畔的勞先生銅像
是日碰巧是端午節,遙看銅像時想到勞先生自況他在寫作《歷史之懲罰》時對家國時局的苦思許多時教自己不能成眠。何謂愛國愛民真別有一番感受......

看著銅像,憶起當時沒能向先生請教,只能留在心中。
臨走時想到先生中年一首感懷詩:

流寓光陰恰易過,瓶花又照醉顏酡。
漸安獨夜緣愁盡,慣破重圍任敵多。
風雨平生無媚骨,江山向晚有狂歌。
窺窗涼月如眉小,百劫初心喜不磨。





2017年5月18日 星期四

陽明先生的留白之教

「凡授書不在徒多,但貴精熟,量其資稟,能二百字者止可挼以一百字,常使精神力量有餘,則無厭苦之患,而有自得之美。諷諵之際;務令專心一志,口誦心惟,字字句句紬繹反復,抑揚其音節,寬虛其心意,久則義禮浹洽,聰明日開矣。」王陽明《傳習錄》



讀到陽明先生的教蒙主張,同學稱之為「留白之教」,個人頗有所感,認為陽明先生留白之學與現時本港一些教育操作真是大相徑庭,因為接觸過一些現時的觀點更認為(一)學得越多越好,甚至不妨越級學習。(二)作文造句表達清晰並非最重要,句式愈複雜,用字愈難愈好。在下以為對培養學習興趣而非一時效驗來說,仍是陽明先生所論「 其樂習不倦」較合理。畢竟學習本非只爭朝夕。

2016年6月18日 星期六

董橋先生《舊日紅》文集



先生這本選集——《舊日紅》,其名的確貼切。書中所記人事、經歷實需讀者有顆願意念舊之心始能讀出其味道、神髓。話雖如此,單單先生的文字即有可令人深思處,其經歷亦有可讓人玩味處。當然這樣一來實失去了那絲由書中文字所散發的懷古之情。

人們嘗云「破舊立新」,可是沒有一點時間的歷練與積累,發展與創新所可本的基礎又從何說起呢?心存故土、感念舊情、不忘往昔人事,方能把握文化生命的脈絡。讀先生之文字正能激發這種情懷。謝!